請先登錄

          確定取消
          分分快三

          資訊中心 news center

          專題報道
          當前位置: 資訊中心 > 專題報道 > 聚焦報道

          從“鞋王”王振滔跨界生物醫藥說開去

          發布時間:2020-08-03 作者:曹慧

          作為知名皮鞋上市公司奧康國際的董事長,王振滔在最近2-3個月里多次走進直播間,親自上陣帶貨。而被行業內鮮為人知的另一面,是他掌控的康華生物在5月的最后一個工作日里拿到了證監會的IPO批文,這家公司成為王振滔繼奧康國際之后,實際控制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6月16日,康華生物(證券代碼:300841,簡稱:“康華生物”)在深交所上市,發行1500萬股,發行價格70.37元/股,新股募集資金10.56億元。這是繼2012奧康國際掛牌上交所之后,王振滔第二次“敲鐘”。王振滔說,“今天對康華來說,是值得銘記的一天。16年前我創辦康華生物時,很多人并不理解。但因為相信和堅持,才終于鑄就了康華的今天!”從傳統的制鞋業一步“跨界”到生物疫苗并成功上市,王振滔收獲了又一個創業奇跡。



          ■  鞋王成功跨界


          王振滔跨界攻下的這一城可謂實力相當雄厚——公開資料顯示,康華生物成立于2004年,位于成都經濟技術開發區,占地面積30000平方米??等A生物配備有生物技術實驗中心、SPF實驗動物中心、高技術水平的細菌和病毒類疫苗GMP生產車間,主營業務包括預防用生物制品的生產、銷售、研究、開發及技術服務等,現有產品包括“ACYW135群腦膜炎球菌多糖疫苗-邁可信”和“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體細胞)-HDCV”。本次康華生物募集的資金主要將用于溫江疫苗生產基地一期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包括:疫苗生產基地一期建設子項目和研發中心升級建設子項目,其余作為補充與主營業務相關的營運資金。


          招股書顯示,王振滔直接持有康華生物18.38%股權,同時通過奧康集團間接持有公司21.44%股權,最終王振滔以直接或間接持有公司39.8%股權成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


          隨著康華生物IPO浮出水面,奧康集團多元化發展的版圖亦呈現開來。奧康集團以皮鞋為主業,涉足房產、商貿開發、生物制藥、金融投資領域等多個板塊,打破了人們印象中單純的鞋業巨頭印象,康華生物此次成功上市,也是奧康集團生物制藥板塊飛速發展的一個縮影,王振滔跨界疫苗產業,并成功推動產業上市,這樣的經歷堪稱傳奇。


          康華生物.jpg

          康華生物


          不過,16年前王振滔創辦康華生物時,很多人并不看好。作為制鞋企業的奧康一下子跨入沒有任何關聯的醫藥界,業界并不理解,甚至一度侃稱其利用相同生產線“白天做鞋,晚上做藥”。為避免誤解,奧康集團就專門起了與奧康名字無關的康華生物。作為一代“鞋王”,跨界“生物醫藥”并非王振滔的首次嘗試,在多元化發展的道路上,奧康已摸索了近十年,曾先后與GEOX、萬利威德、斯凱奇等國外知名品牌達成戰略合作。2004年,王振滔還聯合溫州9家不同行業的龍頭企業組建中國首家民營財團——中瑞財,并在湖北黃岡建設高檔商業步行街團,以突破溫州民營經濟發展的瓶頸。


          而王振滔率先布局醫藥的眼光在近幾年得到最好的市場反饋和印證——2016年以來,王振滔的皮鞋業務因行業原因步入寒冬。奧康國際的凈利潤逐年減少。2018年,康華生物帶來的盈利已然超過了奧康集團的皮鞋業務。這一年,奧康國際實現營收30.4億元,幾乎是康華生物營收規模的5倍,但歸母凈利潤僅為1.37億元,比同期康華生物的凈利潤少了約0.33億元。去年王振滔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曾將兩個業務做過直觀的對比:“生物制藥一個員工的產出,抵得上制鞋企業100個員工的產出,利潤率比傳統的制鞋業高得多?!?/span>


          跨界知易行難,市場上不乏跨界敗走的案例。而康華生物在王振滔的“掌舵”下,其近幾年業績連年倍增,上交了一份“亮眼”的答卷。據招股書顯示,2015-2018年,康華生物營業收入分別為7,106.93萬元、9,291.64萬元、26,193.02萬元、55,946.75萬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長率分別為30.74%、181.9%、113.59%。2015-2018年,康華生物凈利潤分別為1,170.17萬元、665.79萬元、7,445.79萬元、16,648.75萬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長率分別為-43.1%、1,018.33%、123.6%。此外,康華生物的發展還引來了知名創投機構盈科資本的投資,目前,平潭盈科持股比例27.47%,泰格盈科持股比例為4.91%。隨著康華生物的上市,王振滔家族財富再次將獲得幾何級數的增長!



          ■  制鞋行業現狀堪憂


          王振滔老本行奧康國際情況并不樂觀,不過這并不是制鞋行業的個例。


          奧康國際目前主要從事皮鞋及皮具產品的研發、生產、零售及分銷業務,產品種類主要有商務正裝鞋、休閑鞋、運動鞋等鞋類產品以及皮具配套產品,旗下擁有自有品牌“奧康”“康龍”以及代理美國運動休閑品牌“斯凱奇”和德國時尚運動品牌“彪馬”,并與比利時鞋服巨頭Cortina、印度知名戶外品牌Woodland以及國際體育用品零售巨頭INTERSPORT(宜動體育)達成戰略合作,產品主要銷售區域為全國一二三線城市購物中心、商場、專賣店等。曾經一天賣出50萬雙鞋的奧康,營收其實已經多年徘徊在30億元上下,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2019年1-12月實現營業收入27.26億元,同比下降10.4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249.72萬元,同比下降83.57%,公司每股收益為0.06元。公告顯示,奧康國際總資產為44.85億元,較上年期末減少8.06%;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本期為1.11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65.16%。值得一提的是,奧康國際2016年至2019年公司的凈利潤增幅已經連續四年為負增長,2019年更是大幅下降8成,而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營收繼續下降,扣非后凈利潤也依然為負,這也讓人不難想象,16年前,王振滔創辦康華生物背后的商業動機。


          2019年度鞋履上市公司財報數據.jpg

          2019年度鞋履上市公司財報數據


          制鞋行業其他的幾家鞋類上市品牌也難逃盈虧下降的趨勢,不景氣的市場現狀讓企業發展如履薄冰。被譽為“國內女鞋第一股”的星期六從2009年上市到2018年,僅在2009年、2014年和2018年實現凈利潤上漲,其余7年凈利潤均為下跌狀態。其中2017年凈利潤暴跌1789.31%,巨虧3.52億元。雖然星期六發布的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凈利潤實現1581.96%的增長,而業績暴增的“功臣”卻是旗下的互聯網業務。依靠女鞋業務起家的星期六目前在“網紅”的路上越走越遠,女鞋主業卻進一步萎縮。從業務分類來看,公司互聯網業務報告期內營收為8.54億元,同比增長405.97%,占總營收的40.83%;鞋類業務營收為12.35億元,同比減少9%,占總營收的59.05%。值得關注的是,年報中,星期六已經將移動互聯網業務作為除了時尚女鞋以外的主業之一,面對業績多年萎靡不振,目前已經逐步放棄品牌鞋業的生產,選擇線上銷售,并聚力打造營銷平臺。由于成功搭上“網紅經濟”的快車,星期六的股價曾在短時間內實現了市值業績雙雙翻倍的“壯舉”。


          而達芙妮國際發布的2019年公告稱,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全年,集團核心品牌業務同店銷售按年下跌約20%。此外,全年內集團凈關閉2288個銷售點,其中包括2174家直營店及114家加盟店。截至2019年12月31日,集團核心品牌業務共有460個銷售點。如果按以上述數據計算,達芙妮2019年度平均每天關6家店。記者了解到,繼2018年度關店1016家、2019上半年關店612家之后,達芙妮的關店速度愈發頻繁。截至2019年末,集團目前的核心品牌業務銷售點總數已同比下降約八成。在銷售點大批關閉的同時,達芙妮的營收也已連年下滑,近幾年均處于虧損狀態。記者整理發現,2016年—2018年達芙妮營收均同比下降20%以上,凈虧損分別為7.33億港元、6.14億港元及8.71億港元。


          總體來看,傳統鞋業的市場整體在萎縮,經營難度逐步加大也使傳統鞋履企業面臨開源節流雙難的困境??v觀2019年,除了以上品牌外,“曾經風光”的傳統鞋履企業也紛紛陷入困境——紅蜻蜓業績下降,千百度虧損嚴重,富貴鳥退市并破產清算,渠道堆砌而成的國產鞋履品牌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越來越多的傳統鞋履企業將在競爭中被淘汰。



          ■  跨界不易 且行且小心


          鞋履零售市場整體表現低迷,多元化成為企業扭轉頹勢的一計。其實,很多品牌在上一輪行業的高光時刻里危機早已潛伏,“賣身”和轉型成為行業的集體訴求,不過目前看來,跨界之路坎坷重重。


          貴人鳥.jpeg

          貴人鳥


          最為典型的即是貴人鳥——上市后,貴人鳥頻繁擴張打造“體育生態”的概念,為日后的危機埋下了伏筆。2014年12月17日,貴人鳥出資490萬元成立上海貴歐投資有限公司,正式開啟了自己直接投資+基金并購的資本化運作大門。2015年1月,貴人鳥以2.39億元人民幣入股虎撲體育,2016年底又追加到了6.3億,試圖借助虎撲補齊自身在體育競賽娛樂業和體育消費服務業的短板。2015年7月,貴人鳥出資2000萬歐元投資西班牙足球經紀公司BOY,以推進體育經紀業務。2015年11月,貴人鳥出資2億元,聯合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與虎撲成立了康湃思體育,試圖開展大學生體育賽事運營。2016年,貴人鳥再度聯合虎撲成立了第二個體育產業基金競動域資本。2016年6月,貴人鳥還先后以3.83億元和3.825億元,收購了體育運動產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權和運動品牌網絡零售商名鞋庫51%的股權。2017年,貴人鳥以3.68億元收購了名鞋庫剩余股權,成為名鞋庫的全資控股股東。2016年7月,貴人鳥以1億元增資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該公司45%的股權,布局移動互聯網體育游戲。2016年10月,貴人鳥以2600萬美元獲得美國籃球裝備品牌AND1在大中華區為期31年的獨家運營權。2016年12月,貴人鳥與新疆廣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紅豆集團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發起設立安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貴人鳥以1.5億元,收購了運動鞋服零售商湖北勝道體育45.45%的股權。2017年,貴人鳥又以2000萬歐元的價格獲得PRINCE在中國和韓國的市場授權。2017年,貴人鳥計劃以27億元的高價收購威康健盛100%股權從而進軍健身領域,但最終收購失敗。記者統計發現,從2015開始,貴人鳥共進行了十余次收購,范圍橫跨互聯網+體育、體育經紀、體育游戲、體育健身、賽事主辦、體育保險等多個領域。雖然這些并購讓貴人鳥的總資產加速上升,但結果卻是屢屢虧損,鮮有盈利,直接導致公司資金流動性出現嚴重問題。例如2015年富貴鳥曾斥資購買的體育用品公司杰之行,在2018年3億元出售之后發生投資損失1.12億元。同時貴人鳥因并購名鞋庫產生的商譽在2018年末發生減值,計提減值準備9320.32萬元。通常情況下,上市公司進行多元化戰略是為了尋找第二增長曲線,抵御風險,增強實力。但不難看出,貴人鳥的收購標的不僅優先占用了有限的經營資金,而且大多華而不實,在副業沒成長起來之前就拖垮了主業。就在2018年底,貴人鳥公布了一刀切的轉型方案,宣布以1.46億元購買貴人鳥品牌業務經銷商的銷售渠道。這也就意味著,在泛體育花費大量資金摸爬滾打5年之后,貴人鳥最終決定放棄除主業以外的其他領域探索,之前的諸多探索可謂竹籃打水一場空。而后頹勢很難扭轉,截至2019年底,貴人鳥未能按期兌付已到期的企業債券余額已經合計11.47億元。最重要的是,貴人鳥的負債率從2014年的46.84%飆升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91.74%,不僅連續兩年大幅虧損,還面臨著債務危機。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曾經赫赫有名的貴人鳥,如今股票代碼變成了“*ST貴人”,如今,這塊燙手山芋,已經很難找到“白衣騎士”,其中已辦理質押的無限售流通股3300萬股,其他無限售流通股469.5萬股在京東司法拍賣平臺進行了兩次拍賣,均以流拍告終,退市估計將是板上釘釘的事。



          星期六.jpg

          星期六


          受困于主業發展,星期六也頻頻轉身。2019年3月,星期六收購一家名為“遙望網絡”的廣告分發公司,從那時起,遙望網絡就成了星期六的“現金?!?。雖然就目前來看,公司2019年服裝鞋類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2.35億元,占營收比重為59.05%,互聯網廣告業務實現營業收入8.54億元,占總營收比重40.83%。網絡業務還未完全成氣候,但星期六要剝離主業的決心十分明顯。2019年12月,星期六干脆賣掉了研發鞋子的子公司,打造了一個全新的零售平臺,變身為“時尚網紅運營”公司。截至3月31日,遙望網絡已經擁有簽約和孵化205個短視頻平臺IP ,以及96位明星和主播,平臺橫跨抖音、快手、B站、小紅書、西瓜視頻等。但盡管如此,從財務數據上看,蹭上網紅直播熱點雖短時期提振了股價,但并沒有給公司的業績帶來很大的改觀,一季度財報顯示星期六實現營業收入3.36億元,同比下滑21.35%;歸屬凈利潤為-4921.15萬元,同比下滑330.15%,不過為了加碼網紅經濟,4月份,星期六依舊決定繼續定增再融資,用于YOWANT數字營銷云平臺、社交電商生態圈等項目。不過記者認為,星期六跨界需要考慮很多因素,跨界成為MCN機構,必然涉及賣更多的品牌,所以星期六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理解網絡,了解行業規則和做法,同時還要增強自身創新性,才能適應市場競爭,追求短期的市場熱點或許并非良藥。


          基于鞋企較為被動的業績瓶頸,鞋業界另一品牌千百度也曾另謀出路,多次跨界,尋求新的利潤增長模式,但效果并非如意。早在2015年10月,千百度便斥資12億收購世界級玩具零售商Hamleys,不過持有四年后,千百度最終還是放棄了Hamleys。2019年5月,千百度發布公告稱,擬向Reliance Brands Limited出售Hamley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全部股權,代價約3429.34萬英鎊。對于此次出售,千百度表示,鞋類業務與玩具業務之間的協同效應未能實現本集團業務的預期多元化。2017年8月,千百度還宣布已經收購內地“伊頓”品牌的幼兒園教育集團45.78%股權,涉及現金7940.87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5.37億元),但在4個月后即宣布計劃8949.99萬美元出售所持有的45.78%股權。說好的賣女鞋的跨界做教育,說好的業務多元化呢?為什么眾里尋他千百度得到的一個好標的,一時又將其拱手相讓呢?

          綜上來看,或許是戰略失誤、瘋狂擴張、不專注領域、缺乏創新精神和互聯網思維、資金鏈斷裂……鞋企跨界,實屬不易??傮w而言,跨界轉型,尋求多元化發展,是鞋履企業“老本行”受阻,尋找突破口的不得已舉措。


          王振滔跨界成功的背后是機遇,是堅持也是堅定的信念,不過依然還存在的懸念是,康華生物會在“溫州鞋王”的資本版圖中扮演著何種角色?它的上市是否真的能成為解救每況愈下的奧康集團鞋業資產的契機?這些答案尚需要留給時間。


          【返回】

          About leather365.com - 關于中國皮革和制鞋網 - 聯系方法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中國皮革和制鞋網?1997-2018京ICP備16061808號-4 公安備案:110105005870

          技術支持:快幫云